时间银行”应实现全国“通存通兑

2021-01-13 15:01:43
“年轻存时间,年老享服务”――年轻人或低龄老人,为高龄尤其是空巢老人提供看护、陪伴、助行、助医等生活照料类服务,并存储服务的时间,在自己进入老龄后可以用之前存储的时间进行兑换,实现互助养老,爱心循环。近年来,上海、南京、杭州等城市引入了“时间银行”这一社区养老概念,目前北京也有3家“时间银行”试点。“时间银行”志愿服务目前正渐趋走向社区常态化(《北京青年报》1月12日)。

“时间银行”的倡导者,是美国人埃德加·卡恩,他定义的“时间银行”,是指志愿者将参与公益服务的时间存进“时间银行”,当自己遭遇困难时就可以从中“支取”时间,让志愿者为自己服务。

目前,我国各地“时间银行”的“业务”主要集中在养老环节。从实践来看,一些地方的“时间银行”已经发展了不短的时间,建立了运行机制,积累了相当数量的“时间资产”,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志愿服务,也已经让很多老年人受益。

我国的老龄化程度正呈现逐渐加深之势,截至2019年底,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2.54亿,占总人口的18.1%,根据民政部的预测,“十四五”期间,全国老年人口将突破3亿,将从轻度老龄化迈入中度老龄化。目前,我国失能老人已经超4000万。与此相对应的,是养老的需求越来越旺盛,养老的压力越来越大。由于我国机构养老资源相对不足、少子化的家庭结构又难以承担家庭养老的重负,互助养老模式便日益受到社会的重视。而“时间银行”可以发动社会力量参与互助养老服务,丰富养老资源,积蓄养老力量。

当然,目前各地的“时间银行”还有很多局限性,主要表现在:牵头单位或运行责任单位有民政部门、街道社区、养老机构、物业公司等多个主体;积分规则、兑换规则有很多版本,效力层级普遍偏低,有的依据是红头文件,有的依据仅是社区公约或机构章程,运行机制缺乏权威性、稳定性;各自为战,不能互认积分,共享权益,人员流动之后,所“存储”的权益不能累计计算。

可见,“时间银行”要想得到更大发展,就必须打通地域壁垒,实现数据共享、资源共享、服务共享,像商业银行那样,具备全国“通存通兑”功能。这就需要通过顶层设计,统一运行规则,统一“存储”账号。应当以志愿服务制度为支撑,如,《志愿服务条例》第十九条规定:志愿服务组织安排志愿者参与志愿服务活动,应当如实记录个人基本信息、服务情况、培训情况、奖励情况、评价情况等,按照统一的信息数据标准,录入国务院民政部门指定的志愿服务信息系统,实现数据互联互通。可见,组建全国“通存通兑”的“时间银行”,已经具备了现成的制度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