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保护建筑院内老槐树飞白蚁,居民担忧屋内遭殃

2021-06-07 07:52:57
前段时间,上海天气潮湿闷热,白蚁出没,引发市民关注。记者在12345市民服务热线看到:5月26日至今,不少市民拨打热线反映“蚁患”。其中,反映路边行道树上和小区公共区域绿化中疑似存在蚁穴的来电较多,申城一些历史风貌保护区和历史保护建筑存在蚁患更成为反映的焦点。

家住徐汇区湖南路20弄2号“陈果夫旧居”内的金先生称:5月27日晚,家中突然飞入大量白蚁。他循着白蚁分飞的方向,最终发现院子内一棵老槐树树干上爬满白蚁,猜测这棵槐树内恐有蚁穴。而去年,飞入的白蚁曾在屋内筑巢安家,咬坏地板和天花板。他担心,槐树内蚁穴不除,屋内迟早会重现蚁患。

撬开树干枯皮,只见白蚁爬行

前往现场采访前,金先生给记者发来一张5月27日傍晚拍摄的照片。照片中,一棵粗壮的槐树树干上灰褐色的树皮斑驳皴裂,中间可见两条黑色的沟壑,沟壑上爬满白蚁,且越往树冠处越密。金先生称,当晚他还亲眼看到这棵槐树中不断飞出白蚁,因此断定树内有蚁穴。

5月31日,记者来到湖南路20弄。这里位于“衡山路—复兴路历史文化风貌保护区”,2号楼位于20弄最里侧,是一幢别墅式花园住宅,另一侧紧挨着武康路。门口铭牌显示这里是“陈果夫旧居”,2015年12月31日被徐汇区文化局公布为徐汇区文物保护点。84岁的杨老伯是旧居老住户,他说,旧居是假三层砖木结构,由主楼、警卫楼、车库及一个大花园组成,目前住了19户人家。他带记者来到院子里,指着花园院墙边仅剩的一棵槐树说,花园里原本有两棵槐树,树龄已有五六十年,“夏天时树冠能把整个花园盖住”。几年前,其中一棵槐树生虫蛀空,台风天被刮倒,现在就只剩下一棵。“看起来挺茂盛,怕是也被蛀空了。”杨老伯说。

记者靠近槐树树干观察。粗壮的树干需两人合抱,由于当天天气凉爽,树干上不见白蚁爬行,看起来挺正常。不过细看,一块块干枯树皮中间,有大量蜂窝状的黑色疏松物质,金先生猜测这些可能就是“蚁道”。记者捡来一根竹棒,试图将黑色物质挑开。南侧树干上,竹棒一插便是一个窟窿,随即有大量黑色蚂蚁从窟窿里爬出来;北侧树干上,挑开表层枯树皮,可见一个树洞,七八只尚未长出翅膀的白蚁四处逃窜,看起来的确有蚁穴存在。

旧居里的居民吃过白蚁的苦头。金先生说,去年8月,他家里出现大量白蚁,楼内住户排查发现,白蚁在警卫楼二层一间空置的屋内筑巢。物业进入室内发现,木质地板、天花板多处被蛀烂,白蚁巢穴就在一个樟木箱内。物业随后进行灭蚁操作,并对蚀烂的地板、天花板进行修复。金先生担忧:白蚁会不会再度飞入屋内筑巢?

建议区域治理,持久控制蚁害

白蚁飞入屋内筑巢的可能性不小。5月28日,另一处优秀历史建筑——静安区华山路229弄大胜胡同17号的冯女士致电“12345”,称5月27日晚华山路上白蚁分飞,不少钻入屋内。5月28日一早,她在一层与二层楼梯转角处墙上,发现3处拇指大小的咖啡色蜂窝状物质,地上则落了一层白蚁翅膀。她认为这是飞入屋内的白蚁刚刚筑的巢。

发现白蚁,市民们都第一时间多方求助。5月28日,金先生致电“衡复物业”,物业告诉他,白蚁防治要找同属徐房集团的“徐房绿化白蚁防治中心”,并提供一个座机电话。但他多次拨打,始终未能拨通。6月1日,记者也多次拨打徐房绿化白蚁防治中心。好不容易接通后,客服人员告诉记者,衡复区域的公房以砖木结构为主,加上整个区域树木茂盛,蚁患确实较严重。目前正处于爆发期,防治中心5月27日以来电话不断。前几日反映室外庭院树滋生白蚁的电话多,这几天开始以室内蚁穴为主了。

大胜胡同居民冯女士也被告知,需要自行联系住建委公布的专业防治机构上门灭蚁。冯女士疑惑,自己联系,费用谁出?对于居民关心的费用问题,徐房绿化白蚁防治中心这样解释:由于湖南路20弄2号是公房,灭蚁费用防治中心会与物业协商解决,不需要居民花钱。但树木灭蚁需要喷洒药粉,由于眼下尚属雨季无法操作,只能先处理室内蚁患。

对此,愚园路居民杨先生认为,历史文化风貌区的白蚁危害之所以严重,一方面与风貌区建筑和绿化特点有关,另一方面也与防治模式有关。现在一般依靠居民电话求助上门灭蚁,哪里出现防治哪里,难以杜绝白蚁在小区绿化和建筑内来回蔓延。此外,他告诉记者,5月27日晚,整条愚园路上白蚁分飞,他观察不少白蚁都是从行道树中飞出来的,而行道树属于园林绿化部门管理,是白蚁防治的薄弱环节。“行道树不纳入治理范围,不解决根本问题。”杨先生建议,历史风貌保护区应做好区域性白蚁防治,不能完全依赖市民的电话和市场化防治机构,而应该多部门配合,对保护区的建筑和树木进行同步防治,区域治理,持久控制蚁害。